乐活  / 理财

果品积压 价格下跌今年苹果不好卖,怎么办?专家:在陕建设“一带一路苹果集散中心” 带动全国产区发展

来源:新华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李孟谦 2021-06-15 17:36

顾客在一家超市内选购陕西苹果

一筐筐个大、色红、果形端庄的苹果堆放在气调冷库内,空旷的车间大院里没有了往日的车水马龙景象……这是记者在陕西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——白水圣源果业股份有限公司采访时看到的景象。“今年苹果不仅价低而且乏人问津。看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任重道远。”圣源果业总经理李拴柱说。

苹果遭遇销售难

地处渭北旱塬的陕西省白水县,素有“中国苹果之乡”美誉。李拴柱说,苹果生产因自然灾害、病虫害等影响有产量大小年之分,但销售相对稳定是大家公认的事实。圣源果业年苹果销售量长期稳定在3000万斤左右,一般要在5月底前完成上年所储存苹果的腾库、清库,为即将开始的嘎啦等早熟品种预留足够库容。但今年截至目前还有30%的苹果储存在气调冷库中。

在我国传统苹果产区山东栖霞,果品积压也让销售企业、营销大户和果农有些头疼。一位在当地收购苹果的客商告诉记者:以往一天能销售100箱左右的情况今年不复存在,现在一天最多卖出20箱。

在山西省临猗县北景乡西陈翟村的宏兴果库,记者见到了正在为卖苹果发愁的果农周春来。他说,从去冬至今,他陆续卖出了1.7万斤苹果,但价格下跌非常明显:从开售时的1.7元一斤到现在的0.4元/斤还没人上门问价。

“卖一斤赔一元”,苹果价格下跌,也使甘肃苹果产区陷入“窘境”。甘肃省天水市汇农林果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李雷说,去年刚上市时,红富士苹果的采购价在3.5元一斤左右,今年春节过后,苹果销售价就跌到了2元一斤,现在合作社亏损300多万元不说,还有100万斤库存苹果没有卖出。

多因素造就“价跌售难”

面对持续至今的苹果销售困局,果农、苹果销售企业负责人等认为,既有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出口下降的偶然,也有近年来我国苹果种植面积逐年增加但市场消纳程度有限、农业供给侧改革仍需扎实推进的必然。

以栖霞为例:当地出产苹果的主要出口地区为东南亚,但由于部分国家受疫情影响,中国水果出口难度不断增加。“疫情限制了人口流动,也导致农产品运输和流通的通畅度降低,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苹果滞销。”李拴柱说,疫情导致国际海运受阻,货柜堆积在进口国港口无法返回,一个货柜的运费从正常时的7000元涨到了现在的1.7万元,为了履行合同,苹果还必须发出,一个货柜亏损10000元。

一些业内专家认为,近年来,我国苹果种植面积连年增加,在国内消费市场容量有限的情况下,我国苹果已处在“供大于求”状态,“卖果难”有其必然。

山西省运城市果业发展中心营销指导部副部长李少轩说,今年苹果待售数量创近年来新高,最主要的原因是春节期间销售不景气,消费者有了火龙果、牛油果等诸多替代水果的选择,苹果不再是他们消费的首选。“最近,时令水果又陆续上市,苹果需求下降,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今天的局面。”

“今年苹果价跌售难,凸显了苹果产业供给侧改革仍需扎实推进。”甘肃省农业农村厅市场与信息化处处长刘堤说,“通过调研,我们了解到,今年甘肃有少部分企业受滞销影响较小,主要原因就在于这些企业有自己的销售终端,并且采购和生产的苹果,以直径在80毫米以上、品相优、品质佳的优质果为主。好苹果不愁卖,永远是苹果产业发展的‘王道’。”

陕西苹果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杨细训说,经过多年发展,中国苹果面积已占世界苹果种植总面积的50%左右,年总产量达到4000万吨以上,其中六成是晚熟红富士品种。“从山东到陕西,库存苹果的绝大部分是红富士,缺乏适应不同口味、不同人群的新品种,让产量逐年递增的中国苹果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。”

“一句话,中国苹果还是老问题,好的不多,多的不好。”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园艺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赵政阳说。

苹果产业需加力供给侧改革

刘堤认为,要在现有苹果栽培面积基础上,通过推广新技术提升苹果质量,通过科学管理提升苹果产量。“加大老化果园升级改造和矮砧密植技术推广力度,走品牌化道路,加快苹果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”

“从长远看,顺应‘高质量发展’要求,在生产方面应改变我国苹果品种单一的现状。”杨细训说,“以易管理、产量高、品质好的新品种‘白水一号’为例,这种苹果成熟于9月中旬,可以适应国庆和中秋的‘双节’需求,解决红富士苹果届时难以集中上市的问题。”在流通环节上,他建议,可以白水现有的地理位置、产业规模、物流条件为基础,建设“一带一路苹果集散中心”,连接起山东、山西、河南、陕西、甘肃、新疆等我国苹果主产区,解决长期困扰我国苹果产业的采后管理不足、产销信息不对称、仓储物流能力不足等问题,带动整个苹果产区发展。 文/图 据新华社

阅读下一篇:没有了...